广告
看车讯 > 猎奇 > 正文

易金通的短篇小说:春风沿河吹

  • 2020-06-20 22:14
  • 文来自/网络
  • 作者/
  • 阅读:

一个电话,让德宽和老婆的心中燃起了希望。区民防办的领导要来考察他们的泡菜作坊。 一周前,德宽到民防办交了申请,想租下江州路的防空洞。他们去看过,也反反复复算了,至少可以放五六千个坛子。 眼下,他们才二十个,赚的钱都

  一个电话,让德宽和老婆的心中燃起了希望。区民防办的领导要来考察他们的泡菜作坊。

  一周前,德宽到民防办交了申请,想租下江州路的防空洞。他们去看过,也反反复复算了,至少可以放五六千个坛子。

  眼下,他们才二十个,赚的钱都还信用社了。

  他们知道,还有其他人也在打防空洞的主意,有的做机械加工,有的做仓储物流。

  他们不知道,怎样才能把防空洞争过来。

  上回去交申请,被门卫盘问了半天。他们不知道,领导要来,该准备些什么。

  德宽跟老婆商量了半天,想到的就是衣服穿好点,不要穿解放鞋;屋里屋外扫干净,茶杯用牙膏洗两遍;推豆花,炖土鸡;买两包好烟。

  倒是德宽的父亲见多识广,说:找几个口袋,洗干净;走的时候,装点特产;土鸡土鸭土鸡蛋,城里人就喜欢这个。

  德宽的母亲插嘴,说:明天一早,记到把狗儿套好,免得吓到人。

  初春的阳光下,到处都有绿色的波浪。

  德宽和老婆站在路口,远远地看到了一行三人。德宽注意到,老婆的眉毛跟往常不一样。

  德宽迎上去,领头的是个主任,姓夏。

  夏主任五十来岁,说,以前到你们村里来过好多回,知道是蔬菜基地,就是不知道你这个老板。怎么想到了做泡菜呢?

易金通的短篇小说:春风沿河吹

  德宽说,小本买卖,哪里敢称老板?这里祖祖辈辈都种菜。我们自己种菜,自己卖菜,早晨天不亮就赶车进城,不然到了市场就没得摊位;天黑了卖不完送跟别个都没得人要,担回来只有喂猪;有时候卖菜的钱还不够给货票;菜农费力不讨好,好多人都不做了,出去打工。我舅子学厨师,跟我说,城头的酒楼都用人家的泡菜,我才醒豁了,开始学做这一行。

  边走边聊,德宽把客人迎进了地坝。

  夏主任说,我们先参观一下吧。

  德宽领着大家进屋。同行的两个年轻人瞠目结舌,他们从来没有想到,泡菜坛子跟他们一样高。这些坛子一个泡一千斤。

  德宽说,万豪、海逸、味苑、扬子江,都在用他的泡菜。就是地方小了,一年只有一两万斤。

  夏主任似乎有点怀疑,这些黑不溜秋的坛子,居然跟那些如雷贯耳的名字连在了一起。他一边走,一边揭开盖子,闻闻坛子的味道;夏主任一边闻,一边问:这个泡的是萝卜,这个泡的是酸菜?

  德宽没想到夏主任如此在行,禁不住说:夏主任,你也做过泡菜?

  夏主任爽朗地笑了,说,重庆人,家家户户都有泡菜;我们农村娃儿出来的,啷个不晓得泡菜哟?

  走出屋外,夏主任招呼大家:就坐太阳底下吧,今天天气这么好。

  坐定以后,夏主任问德宽:刚才你说那些大酒楼都在用你的泡菜,你怎么把生意做进去的?

  德宽叹了一口气,说:领导,你不晓得,这个过程好艰难。我们当初一家一家地送,送给人家免费用,有的门都不准进,有的你人一走,就给你丢进了垃圾桶;进一趟城也不容易,长途车三张货票,公交车十张货票,不然就不准上;人家要货,少的四五十斤,送一趟完全不赚钱;多的两三百斤,一个人担两挑,转一道车又一道车,早上八点钟出门,最晚的时候十一点了才回屋。煎熬了三四年,才有今天。

  夏主任听了,说,想不到创业也不容易啊。我们今天来看一看,想了解一些问题,希望你实事求是地跟我们介绍介绍。

  德宽不知道夏主任还要问些什么,狐疑地点点头。

  易金通说,我先问一下你的工艺。居民家里的泡菜坛子都用的冷开水,你这个不可能也用冷开水吧?

  我们直接用的山泉水。

  有什么区别呢?

  居民泡菜先要晾干水气,不然盐水就要生花,我们没得那么大的地方把菜晾干,我们都是新鲜的菜直接进坛子。

  那会不会生花呢?

  开始也会,现在不会了;我们反复试验,晓得了怎样用酒、用盐;酒一定要用好酒。我们都是用的高粱酒,真资格的高粱酒。

  现在二十个坛子,质量有保证,以后多了,又怎样保证质量呢?

  凭良心。吃的东西,肯定要讲良心。

  谁来保证你讲良心呢?

  要是你们发现我不讲良心,我的东西不行,你们随时随地都可以赶我走,我绝对没得半点怨言。

  夏主任点了点头。说,这个可以写进合同吗?

  德宽坚定地说:没得问题。

  易金通说,我再问你,这个蔬菜加工,有没有污染?

  没得。我们最初的加工就在地头,菜叶烂在地里就成了肥料;半成品才进城;然后直接就进坛子,肯定没得污染。

  夏主任微微笑了笑。我再问你,要是规模扩大了,你有什么打算?

  德宽鼓起勇气说:想了很久了。真的有那一天,我就把沿河村当成我的基地。我们全村的菜都可以交给我。我们每年都签合同,保证收购,保证价格,不管高低,保证不让大家吃亏。我要让那些在外头打工的人,都回来种菜;让他们回来,把屋头的老人、娃儿,都照顾好。年年都有细娃儿淹死,好心痛哦!

  夏主任站起来,低下头问道:扩大生产,资金有没有问题?

  德宽的老婆赶紧说到,人家信用社催我们贷款,都催了好多年了。

  易金通想了想,说,该问的都问了;你们就等通知吧。临走的时候,又说,饭就不吃了,东西也不能要,我们有纪律。

  德宽送别客人,在路口停下了脚步。

  太阳底下,春风和煦。绿的菜畦,白的地膜,错落有致,生机勃勃。德宽的眼中,沿河村从来没有如此美丽。他仿佛看到,挑着蔬菜的长龙,正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;一条金光大道,直通江州路的防空洞口。


关键词: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kanchexun.com/lieqi/5448.html

声明:本站原创/投稿文章由来自于网络作者,转载务必注明来源;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,不代表看车讯立场,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;如有侵权、违规,可直接反馈本站,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

广告3
为你推荐
  • 资讯
  • 新车
  • 保养
  • 技术
  • 试驾
  • 安全
  • 文化